Sunday, September 16, 2007

【night】Life in Monomono

我喜歡星期六。躲在monomono的我們,全世界沒人找的到。
在Mai Tai和Long Island的助陣下,星期六的夜充滿了輕飄飄的泡,我是一隻被酒精眷養的魚,與迷幻的電音一起消失。

6 comments:

Betty said...

上班族的週末...
彌足珍貴!
好好fun
好好放~

狡兔四四 said...

每天的生活都像驚濤駭浪。

永遠不習慣長大的那一天。

damn it.

33 said...

我也不喜歡長大

狡兔四四 said...

山地

看到你的流淚者計劃
讓我的眼睛也冒汗了

記憶不知怎麼轉的
回到了小學三年級你第一次找我說話的那天。

33 said...

山地我說什麼?
記憶很差,現在什麼都記不得
這是老了嗎?

狡兔四四 said...


你竟然記不得
我還記得那天的場景呢

在教室
一排排的座位之間

你跑過來捏我的臉說:「你臉紅紅,像白雪公主!」

哎呀,真是令人害羞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