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10, 2010

【飄移】20100509海筆子企劃─《蝕日譚》

這是我參加第四次的海筆子企劃了!其實年初的時候也參加了一場海筆子企劃,在樂生納骨塔旁舉辦的舞踏演出,但那時就是整個發懶...久了也沒勁紀錄。但只要有海筆子演出的消息,都還是很令我興奮,我想我是喜歡上了這種跟著他們到處飄移在城市裡各個隱晦的小角落、與其他觀眾在自搭的圓形帳棚中摩肩擦種看劇碼的氣氛吧!每一次的海筆子都像一次台北城的神秘探險,我喜歡按圖索驥找到演出地點時的感覺,是台北俗專屬的樂趣。

這次《蝕日譚》的劇碼,海筆子帶我們進入了土城。地點是以前的土城彈藥庫,他們在雨後充滿泥濘的土地中,蓋起了球形的帳棚。比起福和橋下《無路可退》那一次,土城彈藥庫真是好找多了,雖然離捷運不遠,可是身處其中卻有一種恍如隔世的奇幻氣氛。為避免開演前才慌慌張張找地點,我們大概5點左右就先來探探路。

一路Follow著海筆子慣有的超不明顯的手工標誌。這些標誌大概要在你迷路1.2次之後才會神秘的出現。不管你再精明也是拿這些神秘的小標誌莫可奈何。

進入軍營前還有守衛人員,我整個緊張了一下不敢招搖地拿相機拍照。入口處是幾個巨大的倉庫方塊,接著就是一個烏漆馬黑的橋下隧道...標準夏季試膽大會會來的那種。我還在想散場時走這隧道應該會嚇死人,機靈到不行的小郵差馬上拿出手電筒,這就是身為海筆子信徒的專業度啦!哈哈!沒有萬全準備你還想看海筆子?哼!!

過了橋下隧道,我們馬上就走錯路,差點走到一片夜總會裡面...。這邊真的非常偏僻,除了聽說可以看到很多螢火蟲,還可以看到許多廢棄的軍營,還有藍球場,以及大片大片的農地。天氣非常悶熱,雨一附愛下不下的樣子,各種蟲子四處飛。沒看到什麼人煙。

站在馬路的一端大概看到盡頭都是這樣的景緻。我是小膽,這段路我只走了幾十公尺就不敢往前了。

開始拍拍路邊的植物。火紅的花好像是四季豆(之類的?)豆莢,紅到有種邪惡的感覺。因為是個正值春夏季節的荒野,各種植物也很恣意囂張的生長著。

這邊彎進去,便出現一條羊腸小徑,踏過滿地爛泥,便能抵達帳棚劇場外圍。身為海筆子信徒的我,可是也很專業的穿雨鞋看戲,自從上次在樂生看舞踏毀了我的靴子之後,我就決定以後看海筆子就是要盡可能的像個農婦就對了。打扮也成為勞動的一份子!

天色漸暗的帳棚週邊,還有一個遊樂場的溜滑梯。演員們都在旁邊一個看起來像是溫室的地方換衣服跟用餐。帳棚入口已經點著小燈,準備領票事宜。我好喜歡每一次天黑前的帳棚景象,有一種超現實的feel,好像天一黑一切都魔幻的起來。雖然我沒看過那種道地馬戲團,但黃昏的帳棚劇場也給我類似的感覺呢。

再沒過幾分鐘,天就整個暗了。大概6點半左右,來參加的觀眾就開始在周圍晃來晃去,這個小小帳棚大概成為這地區方圓五百里最有人氣的所在了吧!

因為我抵擋不了蚊子的攻擊>_<,小毛跟佩君騎車去幫我買防蚊液,閒的發慌的我們開始在入口處的大馬路亂晃。原本白天還算有鄉間閒情逸致的風景,入夜後暗到根本啥都看不見,黑的不得了,被迫放棄散步這個選項的我們,坐在路燈下索性看起場刊來,此時此刻,我們看到了一個造型疑似敷島教授的人物提著公事包經過,這個環境出現一個貌似科學家的傢伙的確讓人忍不住想多看兩眼,也成為這個夜晚裡最神秘的事件。

來說說這次的戲劇吧!這次的劇碼《蝕日譚》說的是疾病與文明之間的關係,人與疾病之間在工業、資本主義的發展下,逐漸形成了一種相互依存的微妙權力結構,在H1N1似乎又開始死灰復燃的今日,《蝕日譚》成為了當代醫療體系下的黑色寓言。我很喜歡這一次的劇本,比起前幾次又劇情更精練,概念的傳達更完整,但仍保留了如詩歌夢境一般的表達手法,整體卻更貼近我們的生活。這樣的成長我很喜歡。

這次觀賞經驗中我發現,除了編導上的進步,還增加了幾位日本演員,不知是不是錯覺,總覺得觀眾、工作人員也變多了呢!海筆子從原本一個拘無定所的小種子,沿著台北城外小小的黑河,逐漸在各個角落生根、發芽,他們現在也有自己的facebook了,相信會有越來越多的人認識他們!海筆子已經預告在十二月將會演出第二部曲─《蝕月譚》,這也是一定要參與的,我很願意隨著海筆子繼續遷移到城市的下一個小角落。

2 comments:

peichun said...

果然是專業信徒的側寫!!
我只想補充:海鼻子各方面都越來越精鍊,唯獨購票系統...依然隨性! 訂票取票充滿意外也算是體驗海鼻子不可或缺的一環吧!!

狡兔四四 said...

訂票這件事...也是這次演出的神秘事件之ㄧ...。看海筆子,你永遠也不知道是否成功訂票了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