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09, 2011

【電影】驚悚末日Melancholia (2011)

上一次看拉斯馮提爾的作品是09年的《撒旦的情與慾》,過了兩年再欣賞克絲汀鄧斯特的坎城封后之作《驚悚末日》,發現兩部片的一些敘事方式還挺接近的。像是兩部片片頭都有約十分鐘以古典音樂劇(這次是崔斯坦與伊索德)作為配樂、佐以慢動作剪輯一些較意識形態、甚至有點超現實意境的畫面,做為整部電影基調的營造。

另外就是大量符號的運用,《撒旦的情與慾》的原片名為Antichrist(反基督者),因此整部片充滿對基督教義裡性別角色、悲憫與救贖等概念的批判。在《驚悚末日》裡亦然,海報裡克絲汀鄧斯特飾演患有憂鬱症的新娘抱著一束花躺在水裡的鏡頭,就像是拉斐爾前派畫家約翰‧佛雷特米萊《奧莉菲雅》的重現,而在電影中這張畫也曾經出現。

整個故事其實很簡單,一個患有憂鬱症的新娘因為沒有辦法按著流程表進行每一件該做的事,於是搞砸了自己的婚禮。而在行星將撞擊地球的末世氛圍下,每個人該用甚麼樣的態度看待未知?我很喜歡這部片的意像,光看電影海報便說明了一切,Justin宛如哈姆雷特裡的奧莉菲雅一樣,有一種詩歌似地悲劇情懷,以一種沉靜清澈的感傷氛圍接受自己的命運。

(另外布勒哲爾的畫作《The Hunters in the Snow (Winter)》也出現在電影中兩次,我想應該也佔有重要的符號意義。)

在第一段劇情裡,憂鬱症的新娘不斷脫軌地做出令人覺得不明所以的舉動,譬如切蛋糕切一半跑去泡澡、在高爾夫球場小便、在婚禮進行中偷偷與素昧平生(甚至也稱不上喜愛)的男性發生性行為...,並不斷忍受姊姊與姐夫的指責、父親與母親的失合、惹人厭的公司主管、與丈夫間不同調的隔閡。Justin無法按照社會的遊戲規則建立每段「正確」的互動關係,她不斷發生微弱的求救訊號,卻換得眾人「拜託你今晚就正常一次」的期望。

因此第二段劇情的一開始,憂鬱症發作的Justin回到姐姐家療養,彷彿一個重病患者一樣,毫無行為能力。然而在末世巨大不確定性的壓力下,身邊原本一個個充滿正向意念的正常人們卻一個個瓦解了。最先崩潰的是平日處處展現強勢領導風範的姊夫,原本被強大意念包圍的正常人們在命運的最終只能以自殺逃避或像個孩子般的無助哭泣,而對生命與社會關係本來就抱持著巨大悲觀消極看法的Justin,在這個時刻反而能以一種平靜的先知姿態,淡漠地接受毀滅的一刻。

所謂的「症」是相對於正常的運作,有一種多數/少數、強勢/ 弱勢的權力對比,拉斯馮提爾以一個事件的發生,轉換了兩者的立場非常有趣。我向來喜歡拉斯馮提爾對社會中一些既定的弱勢團體做概念上的反轉,但這種強烈且獨到的詮釋方式也不見得每個人都能接受就是了。據說他本身也深受憂鬱症所苦,因此在坎城記者會上會發生失序納粹言論也不那麼令人意外了。

比起《撒旦》,《驚悚末日》的幽微超現實視覺呈現整個就是完全地符合我個人喜好,很多幕都美的像畫一樣。我特別喜歡一開始Justin穿著婚紗走在一片灰色荊棘中的意象,寸步難行的畫面彷彿憂鬱症患者在社會制度上行走的滯礙與痛苦。另外電影的最後,大家都被藍色行星的巨大光芒給覆蓋,那個畫面也相當震撼。

10 comments:

KO said...

What a coincidence! I watched it two weeks ago in Utrecht. The beginning of the movie was beautifully dark. My trying to understand why the bride made such a chaos is not a good way to read the ideas behind of the movie. I was thinking that normal people who seem to control and behave are the least ones to face the disaster and life's end. On the contrary, people who seem to be crazy or odd usually accept the fate ahead of them cause they have nothing to lose or hope. This movie is just saying a very simple concept, in my opinion. That is, hope sometimes is not the savior. Sometimes we need to accept what is ahead of us.

狡兔四四 said...

"hope sometimes is not the savior. Sometimes we need to accept what is ahead of us."我覺得拉斯馮提爾的片子似乎都有這種比較悲觀(但也比較現實的傾向)。但要看清真實並不容易,大多時候我們都活在希望帶給我們的虛無愉悅之中。

Finn said...

我比較喜歡撒旦耶!!

狡兔四四 said...

LARS的片大家喜歡的都不一樣:DD

狡兔四四 said...

我覺得這片如果搭配時間軸看也許也會有不錯的效果!

高雄市電影館 said...

版主您好,很喜歡這篇影評,請問可以轉貼在電影館FB上嗎?

狡兔四四 said...

可以,但請標明文章轉再自何處,幫我留個原始的連結唷!:DD

狡兔四四 said...

文章轉貼成功後,也請留個貴電影館的FB連結讓我知道,謝謝!

KFA said...

版主您好,請參考連結。謝謝提供好文! http://www.facebook.com/#!/kcgkfa

狡兔四四 said...

你們的影展主題看起來很不錯呢是我喜歡的!!(真希望台北也有這樣的主題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