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06, 2008

【body】body song身體影展─ Freaks怪胎


Body Song的影展手冊寫的很有趣「史上最有種的影展」,的確,幾乎每一部都是超限制級的帶種影展,集合了身體表演、怪異、情色、疾病與性別認知等多元怪誕的視覺元素,挑戰人類在文明教化的框架外對自我身體的探索與認知。影展手冊的前言寫的很吸引人:

「還記得你曾經解剖過洋娃娃嗎?」
西方人通常喜歡說他們的哲學是身體和心靈分離的;而東方人則喜歡談身體和心靈合一。西方讚頌心靈但貶抑身體:心靈是崇高的、純潔的;身體是低賤的、骯髒的。至於兩者合一的東方,其實是以心當身,談心靈合一,直接將身體拭去。這些雖然都是老生常談的千古議題,是粗淺、武斷的通俗哲學,但卻長久困擾著所有的藝術家。

於是我去看了Freaks怪胎。是Tod Browning 1931年的黑白片,片長約1小時宛如一則警世寓言。影片中所有馬戲團會出現的特異人士,都是侏儒、連體雙胞胎、鬍子女、陰陽人等擁有真實特殊身體特徵的人所飾演,誠如影評所言,這是一部最後會讓你喜歡上那些怪胎的電影!(我對自己的心情轉折也感到頗不思議!)這樣的電影實在說不上好看或不好看,感想也很容易流於大愛宣揚式的老梗:P。不過此片在2006年被美國知名雜誌娛樂周刊 (Entertainment Weekly )列為影史上最受爭議的25部電影之一,我想以後也很難再有機會目睹這樣的經典之作,說真的當我們觀賞導演用特寫的手法呈現那些他所謂的Freaks的鏡頭,如用腳拿酒杯喝酒的鏡頭時,我們是不是仍落入了這種他人的凝視(other's gaze)的角度?好像活生生的在觀賞驚異秀一樣。不知當時列為禁片的理由是針對電影中如此「驚奇展示」行為的反動,亦或是這些特異的身體在當時不容於世呢(更遑論大辣辣的出現在電影裡頭)?

2 comments:

33 said...

hey, 凡,我也有去看了,早知道就一起約去囉!
這片我等了好久終於有機會看,片頭的敘述,描述我的成長,身為"the others" 特別有同感。滿高興看到妳寫的這篇,的確人們需要想自己的gaze在表達些什麼

狡兔四四 said...

能看到這片真的很難得呢,說真的我還滿想聽聽聽你的看法,寫完這篇我覺得自己好像也只抓到某些論點的表象,那些比較深層的東西雖然心有所探觸卻無法完整的描述。Gaze的操弄在藝術、媒體市場也是一個大學問...。

能有不同角度檢視自己的心態真的是很好的事(這就是好電影的力量~)

下次一起去看電影吧!: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