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18, 2009

【喜歡】賈克大地Jacques Tati─我的舅舅Mon oncle(1958)

禮拜一有了一個意外的假期,決定隨性地前往光點看看《身體與空間影展》有啥好片。在看完《我的舅舅》的敘攤咖啡裡,我們激哩瓜啦講著還有哪些影展可以播這部片:像是《親戚不計較影展》啦、《物質與勞動影展》啦,連《狗子影展》都跑出來了,但這部電影的狗的確搶戲,彷彿是予洛先生的分身一樣,總是帶著一股混亂的氣息。《我的舅舅》描繪了一個60年代工業起飛時代下的家庭,喜悅又愚昧地接受科技對生活帶來的變化:便利或是高級感,我只能說這對夫妻如果是生在現代,就是那種標準的3C魔人吧!這個魚型噴水池不管看幾次我都很想笑,因為真的太蠢了!每次關掉都好像卡痰或膀胱無力一樣,非常彆腳!
《我的舅舅》基本上是一部以對比為敘事手法的電影,賈克大地的法式幽默裡有一股卓別林的氣息,像是精練的對話、節奏趣味富記憶點的配樂、以及令人印象深刻的場景。我的舅舅裡的主角于洛先生住在一棟破舊但看起來很溫馨的公寓,與她的姊姊、姐夫所居住的巨大機械盒全然不同,可是我超級愛這個場景!導演以一個長鏡頭,拍攝于洛先生從進門、經過蜿蜒的走廊、上上下下的階梯、與鄰居摩肩擦踵,最後繞了一大圈才盡到屋子裡,洋溢著生活本應充斥的人味,就像電影裡的另一個片段一樣:太空包裝消毒的蛋與土司,怎麼比的上路邊胖叔叔用髒手現炸糖粉亂灑一通的甜甜圈?(蛋餅伯的蛋餅不也如此)生活就是越髒、越隨性越有味道阿!
我很喜歡看復古的科技片,因為看以前的電影描繪未來與科技的生活很有意思,就算是在一部喜劇裡,你也可以充分感受到他們對於科技時代既嚮往又畏懼的心態,他們習慣先將其描繪成一個理想的模範,再狠狠的嘲諷一番。因此他們鏡頭下的時髦家庭總是讓人覺得「完美」的毛骨悚然,于洛先生的姊姊的角色,就讓我聯想到「超完美嬌妻」裡整齊劃一到恐怖的金髮太太們一樣。其實就算置身於21世紀,我們依然在「冷峻精緻的城市生活」與「自由隨性的體制外生活」間拉鉅著,世界就是這樣一分為二,我們的精神狀態也是。白天庸庸碌碌的上班族們,下班後只能從去咖啡店喝一杯現磨的咖啡、逛一個創意市集、看一部藝術電影或是買一個所費不貲的手工小物等商業行為中,自我安慰我們還保存著一點人性,提醒著自己別隨波逐流。我感到可悲的,不只是這些原始的快樂必須以金錢換得,而是我不曉得自己還有沒有逃脫物質框架的勇氣?

4 comments:

ChenJYu said...

「我不曉得自己還有沒有逃脫物質框架的勇氣?」->艾德華諾頓也曾經這樣懷疑自己,直到他加入了泰勒德頓的俱樂部!

ChenJYu said...

魚型噴水池「每次關掉都好像卡痰或膀胱無力一樣」->超級精確的形容!那個噴水池真的很好笑,對一些只不過是拿來炫耀的科技產品實在是一大諷刺。

ChenJYu said...

你這篇寫的超棒。我好想到處去播[我的舅舅]給大家看,好讓他們知道你這篇文章寫的有多棒。

狡兔四四 said...

那我應該要加入Fight Club才能重新找回自己!明天開始就來鬥毆吧!!第一門課就是要找不認識的人打架!(((揮拳)))


我也希望我寫的真有那麼棒,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成為一個寫電影心得就能過日子的人。(←好像小學生的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