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01, 2007

【紀念】20070214齊東街咖啡店趴趴走

今年的情人節天氣冷到不行。我跟鹿以趕場的方式先後去了Swing和Cafe Lab,雖然天氣很冷,可是我們談論的主題卻是熱帶的南洋、檳城、福建麵以及小廝這個傢伙。然後我又想起的張貴興,那個跟師大小有淵源、我很喜歡的馬來小說家。對於鹿之於檳城的執念,我覺得我個人是理解大於不解,我的想法很簡單:這執念就算簡化成一種研究的浪漫也無妨阿,這年頭,人要找到自己真心喜歡的東西實在不容易,我們大部分的時候都在妥協,吃沒那麼好吃的食物;穿有點不合腳的鞋;過馬馬虎虎的人生。

那天外面冷風呼呼吹,Cafe Lab裡卻是如南洋般的暖哄哄,貓與狗們發瘋的發瘋睡的睡,塔拉珠kopi的味道簡直是...含莘茹苦,然後,鹿的小眼睛在發光,瞳孔裡好像藏了一個銀河系一樣。滿室的客人談笑一如往常。

4 comments:

ChenJYu said...

"我們大部分的時候都在妥協,吃沒那麼好吃的食物;穿有點不合腳的鞋;過馬馬虎虎的人生。" 不知怎麼的,剛看到這段話還真的覺得有點心酸...

ChenJYu said...

一個月不見,你的頭髮好像又長長了不少喔~

kkiwey said...

不會心酸啦, 盡量過就好 哈
阿兵哥都很悲觀耶 我覺得


持續發光的鹿小姐

兔子四四 said...

對阿,這些阿兵哥都很悲觀,我們這些沒有盡到保衛國家職責的廢物要繼續樂活阿,樂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