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05, 2008

【音樂】張雨生:卡拉ok˙台北˙我


最近不知道為什麼很常聽張雨生的歌,但不是早期的天天想你、我的未來不是夢之類的,而是在他轉型時期,一張賣的非常慘的全創作專輯「卡拉ok˙台北˙我」。雖然專輯名稱中有卡拉ok的字樣,但不代表這張專輯的曲風巴辣,有些歌曲在現在聽仍是相當新潮,像「我的心在發燙」以彷如身置卡拉ok中歡唱的氛圍,第一次聽到時覺得根本就是k歌之王的前傳!

整張專輯洋溢濃厚的社會關懷人文精神,像「動物的悲歌」、「永公街的街長」等。但最讓人驚喜的,則是豐富的音樂性,當今流行歌曲喜歡使用的真實音效取樣(人聲說話、各種事物音效)在這張1994年發行的專輯裡早已大量運用,並且已經開始嘗試長篇幅的搖滾曲風,融入大量80年代的搖滾元素,如「兄弟阿」一開始是帶有一點鄉村blue的曲風,到中後段帶出很80年代的搖滾風格(很man的那種)實在很對我的胃口,甚至一直到口是心非時期的「玫瑰的名字」、「河」,都是現在樂壇很少見的長篇hard rock。張雨生後期的超高音比年輕時期更加靈活運用,總出現在令人意想不到的奧妙處,讓人覺得更有情感(年輕時期的高音也很讓人嘆為觀止,但總給我一種仗肆著青春的感覺),「兄弟阿」的澎湃高音與電吉他混合讓我渾身起雞皮胳撘;「我的心在發燙」中最後與陶子合唱的最後兩句「唱到心碎,唱到、唱到流出眼淚」真的很有聲嘶力竭、至情至性的感動。其他像「我是多麼想」、「後知後覺」、「我期待」都是從他擅長的曲風中去延伸出更成熟的格局。

每當聽到這些好音樂,真的會覺得好可惜好可惜阿,如果他還在世,還會做出什麼樣的好音樂?

3 comments:

莉塔小姐 said...

瞧妳專業的賞析著這片cd,讓我也好想聽喲~喲~喲~^o^

maxweberko said...

看你這篇文章,我想到一個說法:「現在的古典,就是過去的流行。」那麼,
「過去的非主流,就會是現在的??」

或許張雨生的專輯是「經典」?

狡兔四四 said...

「經典」這詞嚴重了...
我怕我是自high XD


「生不逢時」只能說是不成材創作人最大的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