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01, 2011

【NARA】跟著奈良美智去旅行 Traveling with Yoshitomo Nara (2007)

「孤獨和疏離感是我創作的動力。」宮崎葵別具吸引力的緩緩OS、以及意外有種復古英搖氣息的配樂下,開始了這個故事。

一直以來我都很喜歡奈良美智的作品,MSN的圖還用了他一張紅髮女孩抽菸的側面背影照,是比較少見的一張作品,但我覺得在某個連結點很有可以代表我的感覺,特別是那個看不太清楚五官與表情的角度,所以就一直沿用了2、3年。
不過在這幾年日本潮流藝文訊息的大量引進(炒作?)下,越來越多畫類似主題的藝術家誕生,去一趟藝術博覽會或是飯店型博覽會,各大日本藝廊都推出了自己的大臉娃娃肖像,那個正面示人、填滿整個畫面的玩偶模式瞬間有點像甚麼菌類一樣地無趣繁衍著,忽然間我有點被那樣的風格搞壞了胃口,有一段時間對這樣的風格表現感到疲乏。而欣賞這部《跟著奈良美智去旅行》的A to Z全球巡迴展覽紀錄片,或許是一個找回當初第一次看到奈良先生作品感動的契機吧!
「作畫時總是一個人。」儘管已經是這麼有名氣的藝術家,作畫的空間、作畫的狀態依然像是一個普通的藝大學生一樣簡約樸實,他的畫室就像是一個小倉庫一樣,凌亂的狀態跟師大的西畫教室比有過之而無不及,沒有畫架,就把畫紙貼在牆壁上畫著。

我喜歡看他的作畫過程,炭精筆打底、排筆大面積的上色、反覆的修修改改重疊上色,最後融合出來了一種混合了多種色彩的簡單柔軟氣息。不知道被問了多少次為什麼會畫出這樣小女孩的動機,我覺得奈良美智的回應也很有趣:「小時候的我是一個完全沒有靈感的小孩,腦子裡空空甚麼也沒有,長大後我重新回顧那時的自己,於是畫出了這樣的作品。」

另一個我很喜歡的東西,在世界各地巡展的過程中,與工作夥伴和不同在地工作人員的交流下奈良美智的變化,以及那一棟棟豎立在展場中溫暖的小房子。

我現在能畫出以前無法畫出的東西了,但是我也不確定我還能不能畫出以前的東西了,這對藝術家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呢?但我想這總是比一成不變好。」看完電影的瞬間,看著最終展裡好多棟的各式各樣小房子,散發著溫暖的光芒、佈置成不同時期的工作室、貼著許多手稿和民眾寄來的信...那種好喜歡的感覺似乎又回來了,有一種在小狗窩坐了好一陣子,又可以大步往前走的心情。

3 comments:

Kate Lee said...

我很喜歡他那些大大小小貼在牆上的草稿,看了總是會讓人充滿動力,而且我覺得一個人作畫實在是很棒的一件事!

狡兔四四 said...

他看起來好像某個藝人...可我一下想不起名字金害XDD

Kate Lee said...

我知道不像,但我不知道為什麼的一直想到渡部篤郎...@ 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