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13, 2011

【電影】魔鬼詩篇 The Devil And Daniel Johnston (2005)

「我相信上帝,也相信魔鬼。肯定有個魔鬼知道我的名字。」BY Daniel Johnston。

自去年看了傑克史密斯,對這些在正常社會被視為無用的失敗者、但在藝術領域卻極有天份的孤獨天才產生莫大的興趣。《魔鬼詩篇 》是美國素人塗鴉藝術家/民謠歌手Daniel Johnston的紀錄片。或許就像電影裡說的,瘋狂的藝術家通常也是患病之人,他們的作品往往受到世人喜愛,因為他們完全不在乎世俗價值,They are pure.

Daniel Johnston在他中學時期就展現了驚人的藝術天份,那些帶有素人趣味的漫畫手稿、自製自演的家庭錄影帶、寫歌做音樂、塗鴉...,這個看似內向的男孩就是無法停止創作。

或許保守的基督家庭那種強烈又保守的愛,無法讓一顆亟欲獲得自由的心飛翔吧,Daniel Johnston也在中學時期開始有了精神疾病的病徵,一開始是是對人群恐懼、無法與家人相處與適應學校生活,後來躁鬱、憂鬱、幻想惡魔、妄想、心臟病交雜...。

Daniel Johnston狀況時好時壞,好的時候可以順利的接受MTV台的訪問,糟糕的時候不但揍了經紀人與哥哥、妄想自己會跳傘而跳機、甚至闖入老婦家中自稱要對他驅魔。尤其是一次在PUB裡不小心吃了別人給的迷幻藥,造成嚴重的精神錯亂與崩潰,自此反覆進出療養院。電影裡訪問了他的家人、各個階段的朋友與工作夥伴,幾乎每個人 都對於他的疾病相當苦手,甚至連到紐約打拼後認識的Sonic Youth等樂團朋友,都曾經在大半夜跑去街上找發病到處亂跑的Daniel。

紀錄片中老父回憶跳機的一段忍不住老淚縱橫嗚嗚嗚的哭出聲,那一種無法再忍耐、很深沉的無奈與痛苦,你已經盡了全力卻仍無法協助家人遠離困境,這一段過程訪談也讓我的心情一度沉到谷底。

或許單純欣賞Daniel Johnston的作品能給我們比較愉悅的心情吧!他的畫作我個人非常喜歡,超級英雄、打鬥、奇怪的眼睛、打開空洞的大腦與軀體、人與惡魔...都是他喜愛的題材,豐沛的色彩也彷彿他的人生閱歷一樣,精彩到不行。(值得一提的是,他的作品每一次在藝廊展出就瞬間被收藏家秒殺,甚至還在佈展就被訂購一空了,是紐約的地下藝文界相當受到歡迎的指標藝術家。)

在大學受到失戀打擊、且對求學毫無興趣,有一天Daniel Johnston在城市中遇到一團嘉年華隊伍,就毫無預警地隨著隊伍們去了奧斯丁,並在當地加入一個樂團展開音樂事業(並且在麥當勞打工為生),就這樣相當傳奇的像吹笛人般地離開了家鄉。


在奧斯丁的前半期算是相當平順,不但有了工作、經紀人、女友、錄了唱片、也開始展開Live表演,我覺得奧斯丁的人們對這個神祕的外來者相當友善,覺得他怪、但很有趣,麥當勞的店長甚至把他當成一個寶,直到PUB迷幻藥事件發生前,Daniel Johnston在奧斯丁算是過得非常踏實有目標。

Daniel Johnston的音樂有濃厚的民謠味(他很喜歡披頭四),加上他帶有詩意、幻想的歌詞,呈現出一種天馬行空的氣息。像是《I've lost my mind》配上他的手繪小動畫非常有意思,這些封面自己純手繪、每一捲自己拷貝的hand-made錄音帶,至今都被當成相當具非主流、前衛、反社會反文化的象徵。

Daniel Johnston真正被大眾所知,是Kurt Cobain穿了印有他第一張專輯《Hi, How are you?》封面的T恤,至此聲名大噪。許多紀錄訪談都寫了,Daniel Johnston的藝術創作對Kurt影響很深,甚至表示Daniel是Kurt的精神導師(我想他傳達了某一種的人生觀,以及對藝術的追求態度是Kurt很羨慕與神往的),我想兩個在不同音樂領域發光的天才,彼此脆落的靈魂能有小小的交集、得到被人了解的滿足,這一切似乎也就沒有那麼孤寂與絕望了。

2 comments:

Kate Lee said...

每次看這種紀錄片心裡都會深刻覺得從他們孤獨的創作中讓人感覺不孤獨,是一種很複雜的矛盾心情...

狡兔四四 said...

沒錯,而且雖然我很喜歡他的創作,但是對於他整個人我也很難完全敞開心胸去接受(不單單只是疾病,他其實本人個性也是亂怪一把的)...,就是又更複雜的感受了。我深深覺得這些願意跟藝術天才交朋友、被打也打不跑的人實在是佛心來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