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8, 2011

【2011台北電影節】陌路˙天堂 Heaven's Story (2011) / 瀨瀨敬久

「怪物降臨了村莊。怪物會攻擊人類。村民們向神明禱告祈求,但神明卻不予理會,被咬傷的村民也變成怪物,漸漸這個村莊充滿了越來越多的怪物。但其實怪物一開始並不想傷害人類,牠只是覺得寂寞想找人類說話,沒想到人類受到驚嚇先攻擊了怪物。」

導演瀨瀨敬久在《陌路˙天堂》頗具社會寫實的劇情與拍攝風格中的開頭、中段以及最後,都插入一段充滿日本風情的能偶劇,小小的能偶劇在寬廣的草原上表演著,像是寓言,或是人生縮影。在欣賞了近5小時長度(沒錯,這部片有278min)的恍惚精神狀態中,這些魔幻的片斷竟也寫實了起來。

映後座談中,導演稍微說明了用自創能偶劇安插在三個段落的意義(我猜測他這邊用「自創」指的是用偶戲呈現的部份,一般能劇都是真人戴面具演出),「看起來像是戴著面具的人操縱著偶,但在不知不覺間,人看起來像是沒有靈魂的偶,偶反而栩栩如生了起來。」透過這個概念,電影中加害者與受害者之間迴盪的復仇與寬恕的心態、加害者與受害者角色轉換的意象,也就這樣浮現了出來。

佐藤:「我覺得受害者的家屬沒有幸福的權利。」陌路˙天堂》裡活著的人,無論是事件的倖存者或是奪取他人性命的加害者,他們的生命都背負著死去靈魂帶來的殘缺與不快樂。

這部戲三線交錯,各自獨立又環環相扣。慘遭滅門的小女孩把生命的寄託放在另一個滅門案件的受害者的身上,把對方的復仇視為自己活下去的力量,卻發現事隔多年對方早已另組幸福家庭,被留在黑暗處的只剩她自己一人;正職是警察兼職是殺手的男子,接受一件件挾帶著復仇之恨的暗殺委託,卻暗自為了多年前的一個誤殺事件自責不已;在扭曲環境中長大的少年,犯下滔天罪行後意外與罹患了阿茲海默症的女製偶師有了交集,一個空洞的靈魂與一個日漸變成空洞軀殼的肉體,展開一段看似彌補彼此殘缺的關係。

瀨瀨敬久:「人們在絕望的逆境中如何生活下去,我希望大家能在這部作品中找到答案。」

電影裡有一個滿敏感的議題,關於未成年殺人的判決與社會觀點。我不認為導演旨在呈現仇恨無用的意圖,這部電影也不是人道團體的宣教影片。無論是加害者或受害者,自贖之路都是漫長且艱辛的,也許要經過許多恨意的焠鍊,我們才能體會寬恕的真諦。有趣的是,就算電影都拍給你看復仇之路的下場就是如此的虛無,我們依舊會做那樣的選擇不是嗎?

我很喜歡最後佐藤坐上一班彷彿天堂之路的公車,並在一個小山丘與家人道別的場景。以及那個天空好低好遼闊的廢棄礦山之城,有萬事萬物生命衰退消逝與新生的基調,同時也具備最接近天堂城市的味道,這個場景我個人非常喜歡。

※本片拿下2011柏林影展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詮釋得很棒!!我也很喜歡這部片,是一部看完後會讓我們想很多的片子

ChenJYu said...

導演姓瀨瀨耶,英文是Zeze,好特別

狡兔四四 said...

Zeze唸起來好有氣勢!

Kate Lee said...

我想以後片長對我們來說都不是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