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9, 2011

【2011台北電影節】妖怪文豪怪談 I II (妖しき文豪怪談 ) (2010)

我覺得妖怪鬼片就是這樣,如果不是清水崇(咒怨)或中田秀夫(七夜怪談)之流來拍,就不推薦給想要在夏夜嚇出一身冷汗的朋友了,更何況還冠上了「文豪」二字,就知道這是一系列類似《夢十夜》的淡淡靈異奇想的作品,雅致的文學味濃厚。

《妖怪文豪怪談》是由NHK企劃的一系列電視電影,在日本是分成四天於深夜電視時段播送(台灣分成兩個場次播映)。

四個短篇故事分別取材自川端康成《片腕》(落合正幸 )、太宰治《葉櫻與魔笛》(塚本晉也)、芥川龍之介《鼻》(李相日)與室生犀星《後日》(是枝裕和)。如果對日本文學、日本電影還滿熱愛的話,這樣的原著和導演名單其實應該頗具吸引力。

《片腕》講的是一個中年男子有著極度的戀手癖,於是向一個美貌的年輕女子借來一隻手臂過夜的故事。日本人的戀物癖其來有自且淵永留長,這段拍的很細膩,將女人的手(手指)拍的極妖媚,儘管只拍手也彷彿有七情六慾一般,帶著一絲扭曲獵奇味的風格我還挺喜歡的。

《葉櫻與魔笛》就是很太宰治的風格,久病的妹與愛人出征的姐,有一種眈溺的美感。不過塚本晉也不愧是拍出怪談比留子的傢伙,裡面有一段我個人覺得有點莫名的恐怖橋段,也是這四段裡唯一比較嚇人的段落。

《鼻》這個故事我也很喜歡,芥川龍之介的短篇向來都很有寓言味,這個故事像是發生在保守封閉小村落的鄉野奇譚,長相醜陋有怪鼻的和尚原本好意要救溺水的小孩,小孩卻因其相貌醜陋出言不遜,河尚一怒之下將小孩推入急流中,沒想到幾日後小孩竟死而復生。面貌的醜陋和心靈的醜陋哪一個比較駭人?故事看到最後覺得有點難過,這也是有鬼小孩跑來跑去的一段。

《後日》這個故事也相當有玄妙感。一對喪子的年輕夫妻,數年後看到孩子重返家中,在為期七日的相聚裡,重新審視生命的存在與消逝。從《下一站,天國》到《空氣人形》,是枝裕和對於處理生/死、靈魂意識都有很獨到的詮釋法,我喜歡他把生死融在同一個空間的感覺,死去的人不一定要變成黑白的鬼魂,他們也像我們活著的人一樣,在這個空間活動著,當活著的人能夠真正意識的死者離去的事實,黑與白的劃分才有意義。

這段雖然節奏很慢,但無論在畫面還是配樂上,都具備十足日本典雅風情。原作者室生犀星與泉鏡花、德田秋聲被稱為金澤三大文豪,而金澤又是一個極具古老和風市町之味的小城鎮,能把庶民怪談描述的別具雅致風情,也只有日本人做的出來了。

6 comments:

ChenJYu said...

聽你介紹,感覺《後日》拍得不錯呢

狡兔四四 said...

其實就是很淡的小品,有沒有讓你想要趕快把《下一站,天國》拿出來看呢?

Kate Lee said...

《後日》仔細回想,有讓人發毛的感覺...

狡兔四四 said...

TO KATE:
你有沒有看過《死國》?(一部日本恐怖片有點久遠),我覺得後日拍恐怖一點就是死國阿>"<

Kate Lee said...

我沒有看過《死國》...@_@
不過有栗山千明我會蠻想看的!

妳的相撲小哥好方泥!XD

狡兔四四 said...

《死國》氣氛不錯~

哈相噗小哥是我最近熱衷的折紙遊戲XD就當作藝術治療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