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0, 2012

【2012 台北電影節】惡女羅曼死 Helter Skelter (2012)

人到底是因為外貌變美了所以性格也變得更堅強,
還是因為內心堅強所以變得越來越漂亮?

《Helter Skelter》是蜷川實花的第二部電影,與上一部《惡女花魁》一樣是改變自知名的女漫畫家的作品。任何一個攝影師,都無可避免地被稍縱即逝的美麗事物所吸引,因為這是多麼地短暫與不可思議,「想要永遠保存這個瞬間」是藝術家很自然而然會產生的慾望。

從盛開的花朵、金魚、彩虹泡泡糖般的和服少女,蜷川實花的攝影作品擅用強烈激進的對比色以及特定的符號,來記憶這些只為此刻而閃耀的柔軟美麗,在電影作品上我們依舊可以看到風格和主題的延續。無論是《惡女花魁》裡櫻花般的愛情,或是《惡女羅曼死》中永恆的青春美麗這兩樣東西都讓女人投射到自身存在的意義,也都讓女人陷入瘋狂。


還記得你第一次擦口紅的記憶嗎?
從那一刻開始你成為大人,
也明瞭到有讓自己更漂亮的方法,
從此以後你將踏上對無限美麗追求的不歸路。

蜷川實花在映後座談中談到了兩個她大量運用的符號:蝴蝶與嘴唇,一個象徵脆弱的美麗,一個象徵美意識的萌芽,我覺得嘴唇這個符號很有意思,「話先說在前面,笑和哭喊基本上是一樣的。」片頭的一開始,留下這句旁白,再特別配上劇中各女角們完美的微笑線或是哭喊的嘴型特寫,變幻出醉人又駭人的視覺氛圍。

這部戲的亮點(八卦點?)絕對是話題女王澤尻英龍華,由於她真實人生也正好進行到某一程度的崩壞,可順勢讓觀眾更進一步地將電影情節投射到整個日本演藝圈。

我覺得蜷川實花似乎特別喜歡具有「惡女」特質的漂亮女演員,無論是土屋安娜還是澤尻英龍華私生活都相當精彩,兩個人也都混血兒。使用澤尻是個很不錯的選擇,除了夠八卦,她跟女主角一樣,同時擁有讓人羨慕與憎惡兩種特質,演技上也能演繹出一種超乎常人的人生經歷,最重要的是我覺得她在蜷川實花的鏡頭下非常迷人,不會被蜷川強烈的視覺風格蓋過去。

整部片我覺得滿有趣的,但畢竟是導演第二部片,我覺得她還在從平面攝影轉換成流動敘事的架構中努力著。像是配樂,開頭與結尾歌劇的運用我很喜歡,但中間有些段落真的可以來點配樂不然很乾。電影後段的剪輯也處理得不好,原本以為記者會就是ending,沒想到還有一段;原本以為東京都會百態就是ending,沒想到又有一段,我想蜷川導演應該是每一段都愛不釋手,所以反而讓節奏有點破碎鬆散。

但是我個人喜歡最後的最後的地下室結局,意外地帶有另一種由黑暗中重生復甦的異色風味很棒。我也喜歡澤尻最終將美與醜都踩在腳下的女王樣,讓我覺得她在螢幕的形象也許可以漸漸走向杉本彩那種SM路線。

無論是在戲中哭喊「我不想再做這個工作了」或是堅定說出「自己的人生自己決定」的澤尻英龍華,似乎都說出了某一部分真實的心聲。也許能驕傲地正視自己的殘破,是這一個很有話題、也很有天分的演員給自己的一點期許與出口。

最令人感傷的是,久違的窪塚洋介帥氣依舊,但僅客串一個只有床戲戲份的冷酷男友配角,演藝圈的起伏比短暫的青春美麗更殘酷阿。

4 comments:

ChenJYu said...

「笑和哭喊基本上是一樣的。」這句話想要表達的是什麼呢?

狡兔四四 said...

我覺得就是一種瘋狂失序的心境,為了讓自己在閃光燈前可以笑要忍受無數身心痛苦的哭喊...要不就解讀成整形整過頭面部表情失調吧XD(誤)

Kate Lee said...

沒有身在日本實在很難體會澤尻英龍華臉有多臭,不過她倒是我覺得演起哭戲完全不會彆扭又讓人很有真實感的演員!

重點是蜷川實花把她拍的太有靈魂了拉!

狡兔四四 said...

蜷川很會拍烈女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