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06, 2010

【光點國民IMPURE】傑克史密斯與西洋道德淪亡記 (2006)

Jack Smith(1932-1989)因為1963年一部《耀眼的傢伙Flaming Creatures》被許多藝界人士尊稱為「地下實驗電影之王」,他以毫無資金、沒有專業演員的全然無中生有的創作方式,創造出奇異瑰麗的世界,影響了一大票60、70年代的前衛藝術工作者,其中包含了曾短暫共事(後來交惡)的安迪沃荷和電影大師費里尼。

第一眼看到Jack Smith的作品很難想像這是這麼早就有的概念,那些奇裝異服的怪人們:變裝皇后、中性人、馬戲團演員、神話故事的角色搭配上充滿阿拉伯式的異國風情服飾、充滿強烈色彩的視覺,就算是放到現在的MV或電影裡也是毫不遜色!忘了是哪個導演說的:「幾乎現在所有搖滾音樂錄影帶都可以看到Jack Smith的創意。」Jack Smith喜歡找尋生活中的素材拍片,遊民乞丐等邊緣人物、地下道、奇異的廢墟或閣樓,他堅持要維持一種underground的原始魅力,挑戰60年代還在逐漸啟蒙的美國社會道德觀(影片有大量色情裸露的鏡頭)。

這部紀錄片讓我覺得有意思的地方除了他大部分的影片都很難找到,因此有一種非看不可的稀有性,Jack Smith本身多舛的命運與乖張的性格,比起他的作品,更加充滿迷人的戲劇張力。

基本上他就是一個相當經典的自我毀滅型的藝術家,個性充滿:反社會、反文化、反體制、反商業、思想偏激充滿憤怒、難以相處(大部分與他合作過的朋友都曾被他出言恐嚇要砍他之類的)、永遠覺得別人做的不夠好必須自己來、極端迷戀40年代的好萊屋影星Maria Montez、覺得得到愛滋病是最好的死法。是一個完全活在自己世界裡無法在一般社會存活的人。

Jack Smith反對任何形式的「作品」,因此在《耀眼的傢伙》之後他拍攝的影片或表演都沒有再後製成作品,他也曾在當代藝術館外抗議,宣揚應該要讓藝術自由,美術館也不應只為少數人、少數作品服務。

他讓自己活得捉襟見肘(每天只吃一塊起司和餅乾)只為維持藝術的純粹性,因此他認為那些受他影響而創作的人都只模仿了他作品的表象,而非理念,這也是一些比較站在Jack Smith這邊的藝術工作者,會認為安迪沃荷的作品其實充滿了在Jack Smith的味道,只是他擅於塑造個人形象與操縱媒體(他本身就是媒體)因此得到巨大的商業成功。

(他與企鵝拍戲的畫面是觀影過程中很溫馨的一幕,究竟,要如何弄到一隻真實的企鵝一起拍戲?)

我覺得整部紀錄片拍得很好,透過許多人的訪談與Jack Smith本人的一些演出和他的作品交互剪輯,將他的一生與創作理念傳達的很清晰。看到後面他真的因為得到愛滋而癱瘓在病床上,表示自己在醫院很快樂因為從來沒吃的那麼飽過,只要幻想著Maria Montez就算躺著也能飄然度日,我突然覺得很感傷。童年許多不快樂的陰影造成扭曲壓抑的人格,卻也是因為這樣的缺陷才能創造出如此具跨時代意義的藝術創作,在走鋼索式的殘酷命運背後或許只剩下巨大的孤寂。

2 comments:

Kate Lee said...

現在看他的作品還是覺得好前衛!

很慶幸有看到這一部!

狡兔四四 said...

黑啊!有看到真是太好了!